五月天激情小说网:情爱小说,乡村小说,两性小说,出轨小说,欲望小说,性爱小说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校园春色 / 正文
作者:admin

都市之妖孽霸主

admin 8个月前(2019-05-09) 校园春色
    清晨,阳光透过斑驳的玻璃射在了柔软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女人慵懒地打了个哈欠,正欲起身的时候,却突然感到自己身旁有具坚实的胴体。

    侧头一看,自己竟是依偎在了一个男人的胸膛里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男人居然没有穿衣服!

    下意识的,女人瞪大水眸,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声无比刺耳的尖叫——

    “啊!流氓啊!”

    被女人的尖叫拉回现实,方南侧目瞅了她一眼,声音有几分淡漠地道:

    “叫什么叫,都叫一夜了,你也不嫌累?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出,顾倾城如遭雷击一般,讷讷地看着方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尼玛,这都什么情况啊!?

    我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还有,我的衣服,我的……贞洁……

    顾倾城难以置信地掀开被子看了看,好家伙,不着寸缕,连贴身的小馁馁都被人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且这还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——

    她发现床单上居然有一朵鲜红的梅花烙印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阵眩晕过后,顾倾城只觉到脑袋要炸裂一般,难以遏制地大吼道:

    “混蛋!你都对我做了什么?!”

    听到女人的问话,方南似笑非笑地耸了耸肩,像是陷入了回忆一般,眼眸中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就在昨天,身为方家第一废物的他,被人暗中下了猛药,因为药量过大,导致他身体死亡,灵魂在机缘巧合下穿梭到了异界。

    为了报仇,方南在异界苦修万年,终于证道。

    而后,他横渡星空,耗掉毕生修为,终于回到了这个朝思暮想的地球。

    哪成想,那边过了万年,这边才只过去一天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就发生了这样的糗事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说话啊,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顾倾城羞怒无比,保存了二十几年贞洁被人无情夺走,这比杀了她还要痛苦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这是个阴谋,你信么?”方南一脸严肃地望着女人,心中竟有些莫名的好笑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顾倾城的身份也就算了,但作为方家第一废物的他,可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顾倾城,今年二十五岁。

    人如其名,南方有佳人,倾国又倾城。

    是那种男人一眼见了就荷尔蒙爆发的完美女人。

    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,都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为之沉沦。

    但没有一个人觉得她是花瓶。

    三年前,她带领倾城国际从无到有,一举冲进华夏五百强企业,成为二十一世纪十大杰出总裁之一。

    同年,被方家家主,也就是自己那个所谓的二叔看中,以家族联姻的方式,与其订下婚约,想要在今年将其娶回家中。

    但不巧的是,方家年轻一辈为了将自己彻底赶出家族,精心设计了一出‘好戏’,导致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把她给睡了。

    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方南不用想也知道,这帮人定会趁着他和顾倾城全-裸之际,冲进来一顿拍照,然后公之于众,让他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而听到方南说这件事是个阴谋,顾倾城登时美眸一亮,有几分惊喜地道:“你什么意思?难不成我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?我现在还是清白的?”

    方南上下打量了顾倾城一眼,很是认真地道:“嗯,白,你的确很白,就是昨晚运动量太大,你现在有点虚啊。”

    what?

    顾倾城瞪大美眸,再次被方南一句话给雷了个里焦外嫩,刚准备冲上去给方南两个大耳刮子的时候,房门突然被人踢开了,吓得她抓起被子,情不自禁地躲到了方南怀中。

    感受着女人柔软细腻的身体,方南嘴角露出一抹淡笑,目光如鹰隼一般,嗖地望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正如他心中所料,房门被破开的瞬间,一下子冲进来好几个拿着照相机的壮汉,对着床上一顿乱拍。

    而领头的不是别人,正是一直想把方南赶出家族的堂兄——方虎。

    此刻,方虎脸上写满了狞笑,一对阴险狡黠的眼睛,直直地盯着方南,狠声道:“方南表弟,你胆子不小啊,连二叔的女人都敢睡,真是活腻歪了!”

    “哦?那又如何呢?”方南淡笑着,刚毅的脸上没有丝毫局促感,这让方虎惊诧的同时,冷笑道:

    “哟,都死到临头了,还跟我装淡定呢?信不信我马上把照片发出去?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不等方南说话,躲在被子里的顾倾城突然探出脑袋,一脸怒红地吼了句。

    看着肤白貌美的女人正躲在某人的怀中,方虎贱笑道:“顾小姐,看样子你们昨晚玩的挺嗨啊?这满地狼藉,这满面桃花,这……”

    后半句方虎没有说出来,只在渍渍咂舌,惹得顾倾城俏脸一红,一对美眸欲喷出火来,恶狠狠地盯着方虎道:

    “方虎,你到底想干嘛?信不信我告你私闯民宅!?”

    “告我?”方虎被顾倾城一句话逗笑,收去脸上笑容,声音开始变得狠毒:“顾小姐,你背着我二叔在外面和别的男人鬼混,这若是传出去,我看你以后在江海怎么做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顾倾城顿时变了脸色,内心恐慌的同时,余光悄悄瞥了眼身旁的方南,却发现这家伙还淡定的很,一边拿过衣服,一边掀开被子从床上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方南表弟,知道害怕了?想跪下求我?”看着方南的举动,方虎一脸阴笑地调侃了句。

    只是回答他的,却是方南冰冷而又低沉的嗓音:“辣鸡,就你也配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我靠,你小子跟谁俩的呢?”方虎被方南的话语惊了下,当即面露凶光,一对拳头攥的咯咯直响。

    “傻13!”方南没好气地骂了句,身子突然如鬼魅一般,窜向了拿照相机的几人。

    让几人眼眸一瞪,不等做出任何反应,手中的相机就被某人抢了过去,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,扔在地上,踩成一堆碎屑。

    见状,方虎顿时懵了,无比焦急地大喊道:“快,快给我拦住他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几个壮汉立马挥舞起沙包似的拳头,砸向了方南。

    “萤火之光,也敢与皓月争辉?”

    方南哼笑着,压根不给几人靠近他的机会,身形一闪,几人全部倒地。

    每个人额头上都印有一道深红的拳印,显然是被方南一拳削晕了。

    至于方虎,在看到这一幕后,眼睛瞪得溜圆,内心如泄闸的洪水,惊骇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特么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废物么?!

(本章完)




    岂止是方虎被惊得够呛,就连在一旁观看的顾倾城也是小嘴张的老大。

    尤其是听到方南这个名字后,她内心就更加无法平静了。

    方南是谁?

    那可是在江海出了名的废物少爷。

    十几岁父母双亡,而后因为性格软弱,被同龄人欺负出了方家别墅,现独自一人生活在出租房里。

    好在方老爷子临终前给他写进了族谱,说等他二叔退位后,他也可以和其他人一样,享有家主继承权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老爷子临终前唯一给他保留下的一点尊严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……貌似与传闻中说的有点不同啊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看上去一点也不软弱,不仅身手了得,连说话的语气都很强势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会是整天挨欺负的主儿?

    他不欺负别人,就算谢天谢地了好不?

    正当顾倾城若有所思之际,方虎却突然开口了,恶狠狠地盯着方南道:

    “好啊,想不到你这个废物还偷学了点功夫,不过这又能怎样?我想弄死你,有一百种方法!”

    话到最后,一张阴沉的脸上写满了狠厉。

    没办法,为了得到家主的唯一继承权,他只能把身边的一个个对手解决掉,即便这些人都和他有血缘上的关系!

    然而,回答方虎的却是方南不屑一顾的骂声:

    “方虎,你有尼玛了个波方法啊!我告诉你,你在我眼里连个屁都不是!”

    哎呀我草!

    方虎瞪着眼睛,有些不敢相信这话是从方南口中说出来的,刚准备开口还击,就见一道黑影朝他闷了过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道闷响发出,方虎只觉得自己的面门被一柄重锤狠狠地砸了下,然后整个人就仰面而倒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瞧见这一幕,顾倾城再次被吓得不轻,躲在被子里,以最快的速度穿起了衣物。

    至于方南,在解决完方虎等人之后,便从方虎兜里摸出了一瓶猛药,给这些人挨个喂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后转过头对着手忙脚乱的顾倾城说道:“顾大美女,我方南不是不负责的人,即便这是个阴谋,我也会对你负责到底,让我们来日方长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在顾倾城错愕的目光中,把这些人挨个拎了出去。

    直到半天后,坐在总裁办公室里的顾倾城才收到了一条很奇葩的新闻。

    说某某酒店门口,有几名赤身裸-体的男子因为服用性-药过度,变成了白痴,其中一位赫然是方家大少爷方虎。

    瞧见这则消息,顾倾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方南,她敢肯定这一切都和方南脱不开关系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归根结底还是方虎暗中设计的阴谋,害自己失去了贞洁。所以,他变成这样,也是罪有应得,怪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想清楚这点,顾倾城心里舒服了不少,拿过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,对着那边吩咐道:“葛叔,帮我调查一个人,他叫方南,我要他的所有信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方南可不知道有人在调查他,在解决完方虎等人之后,便慢悠悠地赶回了江海大学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现在的身份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。

    之前一直被人欺负,一直被人羞辱。

    现在,他回来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就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!

    嘴角泛起一抹冷意,方南一步步走向了这节课所在的教室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方大少爷么?两天没见,到哪里吃土去了?”

    刚一进教室,方南耳边就传来了一道戏虐的声音,抬眼一看,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一直把他当为笑柄的陈天野。

    仗着家里有几个糟钱,在班级里横行霸道,上学期因为一点小事,把方南堵在厕所里好顿暴打,害的方南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星期,连期末考试都硬生生错过去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个人也不是啥好鸟。

    “草,你特么耳朵聋了?老子问你话呢!”见方南迟迟不回话,陈天野气得不轻,来到方南跟前,方正的脸上怒气升腾,惹得不少同学都抱着看好戏的态度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唯有一个戴眼镜的小胖子蹑手蹑脚地拉了拉方南的衣角,小声道:“阿南,冲动是魔鬼,抓紧给陈天野道个歉就啥事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南撇头看了他一眼,这小胖子名叫朱大福,是班级里唯一把他当朋友的人,记得上次自己被陈天野暴打,就是他隔三差五来家里照顾自己,这份情谊方南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,方南给了朱大福一个放心的眼神,对着陈天野道:“傻13,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牛掰啊?”

    what?

    陈天野怔了下,没想到方南会有这种口吻和他说话,只当这家伙是皮子痒痒,又想讨打了。

    讪讪笑道:“没错,老子就牛掰了,你能咋滴吧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给身后人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方南,好几天没打你了,哥几个拳头都痒痒了。来吧,让哥几个给你松松骨!”陈天野的几个小马仔揉了揉拳头,一步步朝方南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松尼玛了个波!”

    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,方南大骂一句,整个人以极快的速度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看到方南这种飞蛾扑火的举动,几个小马仔面色一凝,纷纷握起拳头朝方南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在场同学纷纷闭上了眼睛,那模样生怕溅一身血似的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一连串的炸响发出,每个人心神一震,不用想都知道,定是方南被人家围殴了。

    可下一秒,他们就满脸愕然地听到耳边传来了各种各样的惨叫声,那声音不像是方南的,而是……陈天野那帮人的!

    睁眼一看,好家伙,足足四五个人被方南打翻在地,抱头痛叫。

    至于陈天野,呆若木鸡似的站在原地,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见方南抄起一把椅子朝自己走来,陈天野顿时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“我想干嘛?”方南冷笑着,抡起椅子呼地砸向了陈天野,口中还骂道:“我特么干你妹啊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椅子不偏不倚地砸在了陈天野的脑袋上,砸的他身子一斜,轰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,将陈天野打倒之后,方南如打了鸡血一般,对着他的小腹就是一顿拳打脚踢,打的陈天野口吐鲜血,身子蜷缩成了一团。

(本章完)


    看到这一惨状,在场众人无不心惊。

    尤其是朱大福,赶忙冲上前拽住了方南的胳膊,急急地道:

    “阿南,快别打了,再这样下去,会出大事的!”

    “跟你无关,今天我非得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血债血偿!”方南怒意滔天,受了这些年的窝囊气,他必须要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说着,脚上的力量越来越大,踢的陈天野惨叫连连,肋骨都断了好几根。

    “方南,别打了,再打我就找老师去了!”班长是个身材高大的体育生,见方南要把人往死里打,赶忙上前劝阻了句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滚远点!在特么瞎bb连你一起打!”方南横了那班长一眼,吓得他面色一变,愣是没敢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直到上课铃声响起,方南才逐渐停下了动作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陈天野,被打的完全看不出人样,倒在地上就跟一头死猪似的,鼻青脸肿,血沫溅了满身。

    “野哥,你没事吧?”几个马仔恢复行动能力,忌惮地看了方南一眼,连拖带拽地把陈天野弄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“告诉陈天野,以后我见他一次打他一次,还有你们,有一个算一个,不想死的大可来找我!”

    方南放了句狠话,吓得班级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用一种看魔鬼的目光看着方南,心道这还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窝囊废么?

    这也太强势,太狠辣了吧……

    不理会众人错综复杂的目光,修理完陈天野后,方南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,扭头看了眼身后的朱大福,发现这家伙也在用一种古怪地目光审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喂,你小子没事吧?干嘛这样看着我?”方南问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。”

    朱大福回过神来,咽了咽喉咙,缓了好一会儿,才起身坐到方南身边说道:“阿南,你怎么这么厉害了?还有你打了陈天野,就不怕那个人报复你么?”

    方南哼笑了声,自然知道朱大福说的那个人是谁,微微思忖了下,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

    “大福,此一时彼一时,我方南从今以后就是这里的老大,谁敢找我麻烦,我就打到他服!”

    朱大福被方南气势惊到,怎么也没想到之前那个文弱书生会变得这么强势,微微思忖了下,还是忍不住提醒道:

    “阿南,那周文清可是武术世家,就算你再能打,也架不住人家整天找你麻烦啊。”

    方南挑了挑眉,嗤笑道:“只要他敢替陈天野出头,我就敢让他跪地下叫爸爸!”

    哇靠!

    朱大福再次被方南的逼格惊了下,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能感觉得到,方南是真的变了,变得更像男人了,变得更有血气了。

    就连他也被这种气势感染,咬牙切齿道:“阿南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那咱就干他丫的,反正我也是受够了!”

    这次,方南没说话,他知道胖子什么能耐,如果真打起来,他也只有挨揍的份。

    不过谁让自己是他好哥们呢,就是自己挨打,也不会让人动他一根毫毛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个世界上好像还没人能够把他怎样!

    想着,本节课的讲师已经走了进来,是江海大学赫赫有名的老教授南宫易,仗着自己有点墨水,整日咬文嚼字,卖弄风骚。

    而且这老家伙和陈天野有个共同点,都喜欢挑软柿子捏,尤其是方南和朱大福,不知在他课上被调理了多少回。

    搞得整个中文系,都把二人当成了取笑的对象。

    这不,刚一上课,南宫易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提问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刘诗雅同学,你来回答下我上节课布置的作业,是谁首先完成了华夏大一统?是谁第一个使用皇帝来自称?是谁废除分封制,代以郡县制?”

    “报告老师,是秦始皇。”坐在前排的小女生很是自信地给出了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坐下吧。”南宫易笑吟吟地点了点头,又指了指朱大福问:“那个朱大福同学,你来回答秦始皇死后是用什么来陪葬的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朱大福一脸迷茫地四处看着,很快便听到了同学们告知的答案:“老师,是兵马俑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”南宫易摆了摆手,示意朱大福坐下的同时,又把方南叫了起来:“方南,你来说说兵马俑一共有多少个?都是以谁为原型铸造的?”

    握草!

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不仅方南一头黑线,就连在场其他同学也都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鬼?貌似连百度百科也没有这个问题的答案啊……

    想着,不少人看向方南的目光都多了几分同情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南宫易又准备拿他开涮了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南宫易准备高谈阔论之时,方南却突然开口了:“报告老师,兵马俑都是以你祖宗十八代为原型铸造的,至于有多少个,回家问你老母去吧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全场皆惊。

    就连南宫易也都瞪大眼睛,难以置信地指着方南道:“你……你敢骂我?”

    “骂你怎么了?你个天杀的老比!”方南面色阴冷,对于南宫易没有一丝好感,冷冷一笑,话锋狠厉地继续道:“南宫易,你特么就是个傻13二百五,整天就知道问些没用的,我特么看你像个兵马俑,你全家都特么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南宫易就猛地捂住胸口,露出一副无比痛苦的模样,颤抖地指着方南:“方南,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是你父亲,是你失散多年的野爹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气火攻心之下,南宫易张嘴就喷出了一口老血。

    从教多年,他一直是个万人敬仰的大教授。

    哪曾遭受过如此羞辱?

    一时间,竟被方南骂的老脸煞白,瘫坐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没事吧?”见到南宫易这副痛苦模样,班长连忙跑上前察看了下。

    至于方南,不屑地冷哼一声,一边走出座位,一边指着南宫易道:“老比,替我问候你全家,草!”

    说着,昂首挺胸地离开了教室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南宫易气喘吁吁地望着方南,在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后,直接气得昏了过去。

(本章完)


标 签

试试用"←"或"→"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(^o^)/

搜索
热门图片
最近更新

Powered By 五月天激情小说网:情爱小说,乡村小说,两性小说,出轨小说,欲望小说,性爱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