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天激情小说网:情爱小说,乡村小说,两性小说,出轨小说,欲望小说,性爱小说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校园春色 / 正文
作者:admin

校花之至尊高手

admin 8个月前(2019-05-09) 校园春色
    海东城,晚十点。

    夜生活的节奏已经开始步入高~潮,月色酒吧中的气氛火热异常,领舞台上的七八个小妞穿着布料少的不能再少的迷你紧身小短裙,随着律动的节奏,疯狂的扭动着充满活力的身体。一个又一个极挑逗的扭动和颤抖,引来了台下众狼们不停的欢呼和口哨。

    眼花缭乱的霓虹刺激着人们的荷尔蒙,控制不住的男女就在自以为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行着不可描述的事情。一个个衣冠楚楚的男人端着酒杯,在攒动的人头中寻找着今晚的猎物;而一个个寂寞的女人涂着浓妆,游走在舞池中,等待着那个可以陪伴自己度过这漫漫长夜的情郎。

    谁是猎物谁是猎手,恐怕连老天都已经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陆辰坐在吧椅上,左手端着一杯艾丁格黑啤慢慢的晃动,欣赏着黝~黑的液体表面那洁白的泡沫,右手摆~弄着一只看不出什么牌子的钢笔,那钢笔如同精灵一般在他的五指间不停的旋转,犹如一个小型的螺旋桨。

    他抿了口啤酒,低声抱怨着,“不就是不同意和那个女人订婚吗?竟然就把我赶出来了!还让我上什么劳什子大学!这不是埋汰人嘛!这传出去我陆辰以后还怎么混?再说,那个女人还叫特么女人吗?老头子绝对特么是老糊涂了才会同意这门婚事!”

    嘀咕了几句之后,陆辰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冰凉的黑啤,正享受着那浓郁的麦芽香味,忽然目光一闪,扭头看向了不远处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,一个光头的男子趁着一个女子不注意,往她的杯子里撒了些东西,然后大大咧咧的坐在女子面前。

    女子叫程雅秋,她穿着合体的深色制服,窄裙包到了膝盖,虽然包裹着黑丝的笔直小~腿和高跟鞋非常迷人,但总的来说衣着偏保守,她留着大~波浪的长发,皮肤白皙,带着金丝眼镜,颇有几分知性美。

    程雅秋很不喜欢有人来搭讪,已经赶走了好几个不知轻重的男人了,正准备喝了这杯雪莉酒之后便离开这个混乱的地方,却见又有个光头坐在了对面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头,抢先说道:“我没有兴趣认识你,我马上就走了!你去找别人吧!”

    光头笑道:“小姐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嘛,你的酒还没喝完,怎么就要走了呢?”

    程雅秋并不是个酒鬼,来酒吧也只是喝一些低度的鸡尾酒而已,她拿起雪梨酒,咕咚咚的一饮而尽,随即把杯子一放,拿起随身的小包,说道:“我走了!你别拦着我,否则我告你非礼!”

    光头赶紧站起身挡在她面前,笑眯眯的说道:“小姐好酒量……要不我再请你喝一杯吧?”

    他自然是在拖延时间,等着药效发挥。刚才他放进程雅秋杯子里的可是相当强效的药,据说是东瀛最新科技的结晶,价格非常昂贵,对于光头这种小土豪来说也是一笔巨款呢。

    眼看女子的眼中有了些迷茫,光头面色一喜,说道:“小姐你是不是喝醉了?我送你去休息一下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扶程雅秋的肩膀,但是他的手刚伸出一半,便再也伸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陆辰的大手已经死死的扣住了他的手腕,“我说人渣,你这么泡妞就太掉价了!魅力不足药来凑,你真是色~狼界的耻辱!”

    光头被道破好事,有些心虚,不过很快便瞪眼大喊道:“我~艹,你活腻了?竟然管老子的事情?信不信我分分钟喊人来弄死你?识相的就给我滚远点!”

    “千篇一律的虚张声势呀……”陆辰摇摇头,“你的威胁太俗套,对我无效。”

    “去死吧你!”光头眼中凶光一闪,随手抄起桌子上的酒瓶子朝着陆辰头上砸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酒瓶子砸了个粉碎,陆辰毫发无损,而光头却如同杀猪一样惨叫起来,抱着右手蹲了下去。那个酒瓶没有砸到陆辰,反而莫名其妙的砸在了他自己的另一只手上,不仅玻璃渣子嵌进了皮肉中,指骨也裂了。

    陆辰怜悯的咂咂嘴,说了声“这不怪我”,便拉着明显有些神志不清的程雅秋离开了酒吧。

    酒吧里围绕着女人发生的冲突,每天都有那么几起,刚才这种规模的根本不会引起别人的兴趣。大家该扭的扭,该浪的浪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到了酒吧门外,陆辰拍了拍女子的脸颊,“美女!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冷风一吹,程雅秋有些清醒过来,见一个陌生男子站在面前,她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警惕的后退了半步,“你是谁?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陆辰理了理衣服,笑道:“我叫陆辰,现在打算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程雅秋已经意识到自己刚才喝了不干净的东西,虽然说面前这个男子刚才把自己从光头手中救了出来,但她也不敢掉以轻心,毫不犹豫的拒绝道: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陆辰耸耸肩,“那你一路小心吧,再见。”

    程雅秋愣了片刻,说了声“刚才谢谢你”,便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陆辰摩挲着下巴,看着她朝路边的出租车走去,慢悠悠的读着秒,“一,二,三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数过“十”,程雅秋忽然身子一软,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还是得麻烦我……”陆辰摇摇头,走了过去,蹲下去拍了拍她的脸,“喂,美女,还是我送你吧。告诉我你家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包里……有个快递单……”程雅秋费力的说了一句之后便不再说话,她双手紧紧的握着拳,用力咬着嘴唇,拼命的忍着一些难言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……”陆辰打开她的随身小包,看到了快递单。

    “程雅秋?名字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陆辰嘟囔了一句,又看向了地址,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竟然是自己的隔壁!这真是太他喵的巧了!要是早知道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邻居,哥早就应该过去联络一下感情了!哪用得着到酒吧厮混呀!

    

    陆辰住的地方是个偏老旧的小区,名字很土,叫红星小区,有很多外来人员租住,陆辰也是红星小区众多流动人口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带着程雅秋上了出租,出租司机见这美女有点不对劲,忍不住警惕的问道:“兄弟,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女朋友喝点酒就控制不住,没事,回家睡一觉就好。”陆辰信口胡诌道。

    司机信以为真,没有深究,一脚油门把车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陆辰横抱着程雅秋站在了她家门口,此时程雅秋体内的药性发作的有些厉害,她双手勾着陆辰的脖子,双目迷蒙,脸蛋总是在往他的脸上蹭。

    陆辰苦笑不已,“你再坚持一下,到你家门口了!”

    “难受……帮帮我……”程雅秋低吟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到家再说吧!这要帮你准帮出事情来……”陆辰一边嘀咕一边从程雅秋小包里摸出钥匙,打开了门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不到六十平米的一居室,收拾的整整齐齐,沙发家具都有些陈旧,看样子程雅秋也是租住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抱着程雅秋进了卧室,卧室的布置也很简单,除了床柜子和梳妆台之外还有一些可爱的小摆设,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美女,到家了……”陆辰想把程雅秋放在床~上,但是脖子依旧被她搂着,或许是药力的作用,程雅秋搂的非常紧,不仅搂的紧,那滚烫的唇还在不停的亲着陆辰的脸。

    脸颊感受着温柔和火热,陆辰也有点心跳加快。他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若不是觉得这会儿做点什么有趁人之危的嫌疑,他早就提家伙上马策马狂奔了。

    他小心的掰开程雅秋的手,说道:“你忍着点,过了这段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难受……帮帮我……求你了,我要死了……”程雅秋红唇翕动,不停的往陆辰身上凑。

    陆辰咂咂嘴,近距离打量着程雅秋,雪白的肌肤,秀气的五官,玫瑰花瓣一般火红的唇,配上金丝眼镜,知性美女范十足。通过这一路上的身体接触,陆辰已经确定她的身材是自己喜欢的“看着显瘦,摸着有肉”那种。

    总之,此时程雅秋的吸引力真是有点大。

    “美女啊,哥也乐意帮你,可是你确定你需要哥的帮助?”陆辰又试探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难受……”程雅秋用力贴紧了陆辰,仿佛这样才能让自己更舒服一点,痛苦的说道,“帮我吧……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陆辰嘴角一挑,“哥帮你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便捉住了程雅秋的红唇,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程雅秋脑中仿佛响起了一声炸雷,仅存的一点点意识和理智全都消失了,剩下的,只有被荷尔蒙激发的疯狂的本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六点,程雅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发现身前有个人,而她的胳膊腿都搭在这个人身上,两人的姿势要多亲密有多亲密。

    她晃了晃脑袋,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在做梦。但紧接着,昨夜从去酒吧到回家这段时间的事情,如同过电影一样,一幕幕呈现在她的眼前。最后的一个完整的镜头,就是一个男子低头吻她。随后的画面,都是疯狂的,不堪入目的,破碎的镜头。

    程雅秋正不知所措的时候,陆辰忽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其实他早就醒了,只不过被一个美女,尤其是一个光溜溜的美女抱着的感觉非常好,所以便继续保持着这个姿势享受着。不过程雅秋既然醒了,他也就不方便继续装睡了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陆辰说了一句废话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程雅秋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坐了起来,七手八脚的寻找着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昨夜的战况实在是激烈,制服上衣在床下,窄裙在梳妆台上,黑丝则被两人裹进了被子里,至于贴身的小衣服,更是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程雅秋手忙脚乱了好一会儿,连一件衣服也没套上,她一抬头,忽然发现那个男子已经衣着整齐的站在了她的面前,目光正在往她的胸前瞄。

    程雅秋赶紧围紧了被子,目光复杂的盯着陆辰,“你要干什么?你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陆辰耸耸肩,“昨夜的事情,你应该也记得,是你让我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程雅秋咬咬牙,她记得昨夜的情况,在药力的折磨下,她根本把持不住,完全是她主动的。

    “我说美女,你可别一副这种表情!”陆辰说道,“说起来你可没吃亏,你年纪比我大好几岁呢!”

    “你!你混蛋!你趁人之危!”程雅秋有点急了,昨夜是她的第一次呀!这么珍贵的东西,本是她留给新婚之夜的,而且她是有男朋友的人!想到这里,程雅秋忍不住哭了,指着门对陆辰喊道,“你滚!给我滚!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再见了!你的包在茶几上,里面的东西我没动!后会有期了!”陆辰耸耸肩,离开了程雅秋的家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关门声,程雅秋立刻冲出去把门反锁了,然后疯了一样冲进了浴~室中,不顾喷淋的水还没有热,便站到下面拼命的洗了起来。或许只有这样,才能让她心里觉得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她真的恨自己,恨自己为什么去酒吧,恨自己为什么意志力那么差,想着想着,她蹲在了花洒下,抱着膝盖嘤嘤的哭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而陆辰在离开了程雅秋家之后,便进了隔壁,这是他自己住的地方,和程雅秋那里的整洁相比,他这里便透出了一股子单身男子公寓那特有的凌~乱。

    把写字台上面的牛仔裤随手丢到床~上,陆辰拉开了抽屉,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文件夹。

    打开文件夹,里面露出了一张海东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和一份入学说明。陆辰看了看入学说明,忍不住笑了,大学报道之前还有个激情的夜晚,这也算是老天给他的补偿吧!既然和程雅秋住隔壁,以后说不得还要多走动走动,远亲不如近邻嘛!

    稍稍洗漱了一番,陆辰从一堆皱巴巴的衣服里挑出一身看上去顺眼的,然后又从柜子里翻出了一副黑框平光眼镜,戴上之后在镜子面前照了照,笑道:“小伙儿挺帅,挺像学生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昨夜的战斗,消耗了陆辰不少的体力,现在闻着窗外飘进来的小笼包子的香味,陆辰真有点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他带上报道所需的资料,登上旱冰鞋,打开窗子,看了看四下无人,便纵身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下面正好有一棵杨树,一根粗枝倾斜伸着,陆辰跳下去的时候在树桠上轻轻一借力,身子在空中一个潇洒的转折,正好落在一个斜斜的护栏上。陆辰单脚站稳,摆了个大鹏展翅的姿势,沿着护栏稳稳的滑到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一个利索的转身后,他脚下用力,朝着前面的早点摊滑了过去。

    干掉了一屉小笼包外加一杯豆浆,陆辰终于觉得肚子不那么空了,忽然,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旁边经过。

    波浪的长发,金丝眼镜,秀气的五官,雪白的肌肤,外加一身深蓝色的职业装,黑丝换成了肉色的,不过笔直的小~腿依旧十分迷人。正是程雅秋。

    “嗨!雅秋,早啊!”陆辰大大咧咧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程雅秋一愣,转过头来,一眼便认出,和她打招呼的竟是昨夜的那个男子。他竟然没有离开,反而在家附近等着自己搭讪,这个男人也是个无耻之徒!

    她的脸色立刻变得非常难看,走到陆辰面前,坐在他的对面,压低了声音冷冰冰的说道:“你想干什么?我告诉你,如果你用昨天的事情要挟我,我会报警的!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!”陆辰做了个暂停的手势,“雅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叫我!你我只是路人!我以后不想和你有任何联系,也希望你不要骚扰我!”程雅秋说道。

    陆辰耸耸肩,“我饿了,在这里吃饭,恰好碰到你了,你要一起吃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程雅秋咬了咬嘴唇,“希望你说的是真的!”

    她说完便站起身走了,心里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搬家了。

    程雅秋是个成熟独立的女人,昨夜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,她大哭一场之后也只能翻过这一页,毕竟生活还是要向前看的。这件事她打算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她的男朋友,她相信男朋友应该会原谅她的,毕竟她也是受害者。

    想着心事,程雅秋坐上了公共汽车,这辆车会路过海东大学,而那里则是她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陆辰目送着程雅秋走远后,不由得叹了口气,这个美女邻居好像不那么容易搞定,不过……来日方长嘛!在上学这么无聊的事情之外,总要做些有趣的事情吧?

    吃了五屉包子加两大杯豆浆,他总算有七八分饱了,结了账之后,他又踏上轮滑鞋,向着海东大学赶去。

    虽然陆辰对上大学这件事有些排斥,但是不可否认他也有一丝好奇,他从小没有进过校园,一边赶路也在一边琢磨这校园生活到底是个什么样子。是不是像网上说的那么有趣……

    海东大学虽然不是全国名校,但在海东市,也算是排名第一的学校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海东大学门口,挂着一个巨大的“热烈欢迎新同学”的横幅,横幅之下站了一排保安,进门需要查看证件。除了海东大学的工作人员之外,只允许新生和新生的家长进入学校。

    和拖着大包小包来报道的新生相比,踩着轮滑,背着双肩包的陆辰稍显另类。

    他刚到校门口,一个保安便迎了上去拦住了他,面色严肃的说道:“这里禁止玩轮滑!”

    陆辰一愣,笑道:“我是新生,来报道的!”

    “新生?”保安打量着陆辰,“你有录取通知书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!”陆辰似模似样的推了推眼镜,拿出了录取通知书、身份证甚至还有一张写着高考成绩的官方成绩单。这几样东西,就算是上网查都是千真万确的。但陆辰自己却知道,这都是假的不能再假的玩意。

    首先,他根本没参加过高考,鬼才知道那成绩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其次,身份证也是老头子丢给他的,身份证上的号码中虽然有他的出生年月日,但那也是假的,是为了适应他的大学生身份编造的。陆辰活了这么大,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生的,父母是谁,故乡在哪里。

    据他的师父说,陆辰是孤儿院的孤儿。领回来时已经病的快死了,是他把陆辰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但是在陆辰的记忆里,看到师父第一眼之前的记忆却是一片空白,所谓的孤儿院,所谓的童年,他根本一点也想不起来。而且包括他师父在内,没人知道他在孤儿院呆了多少年,更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生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些,陆辰也忍不住感叹,虽然哥被很多人惧怕,也被很多人尊敬,但其实哥也挺可怜的……

    在他走神的时候,保安经过仔细的对比身份证上的照片,最后终于确认,面前这位小年轻,果真是海东大学的新生,不过这个学生一没行李,二没家长相送,也真是有点特殊。

    他把证件还给了陆辰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今天报道的人很多,这溜冰鞋太危险了,你还是脱了吧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的技术好得很!”陆辰随口打断了他的话,脚一蹬,一阵风似的滑走了。

    没理会门口保安的咆哮,陆辰如同一条鱼一样在人群中穿梭,沿着路标向着报到处滑去。

    进了海东大学的校门之后是一条长长的林荫路,林荫路很宽,能容纳四辆轿车并排行驶,这是海东大学的一条主路,主路上分出一条条的岔路,通往大学中不同的功能区。

    不少新生都是双亲来送,现在这个时间又是报道的高峰期,林荫路上的人可真不少,陆辰时不时需要作出一些高难度的过弯动作躲避行人,飘逸的身影吸引了不少新生的注意,尤其是那些青春年少的小女生,眼看着陆辰帅气非凡的跃过台阶护栏,甚至兴奋的大喊大叫,若是没有身边一脸黑线的父母,她们恐怕会追上去了。

    陆辰的长相,虽然不是那种张扬的帅气,但绝对不难看,利索的短发配上黑框眼镜,加上略微有些宽松的休闲装,脚踩旱冰鞋那风驰电掣的扮相,颇有些动漫男主角的感觉,不吸引那些满脑子浪漫情结的小女生的目光才怪了。

    报到处在一栋教学楼前面的广场上,这里人头攒动,陆辰的轮滑鞋就施展不开了,他只好把轮滑鞋收起来装进了背包,扫了一眼那一排又一排的报道桌,陆辰抓了抓头发,“应该去哪张桌子?算了,看看哪有美女就去哪吧……就是那里了……”

标 签

试试用"←"或"→"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(^o^)/

搜索
热门图片
最近更新

Powered By 五月天激情小说网:情爱小说,乡村小说,两性小说,出轨小说,欲望小说,性爱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