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天激情小说网:情爱小说,乡村小说,两性小说,出轨小说,欲望小说,性爱小说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家庭乱伦 / 正文
作者:admin

女校超级教师

admin 8个月前(2019-05-09) 家庭乱伦
“啪啦”一个躺在路中央的易拉罐被一只脚准确的踢进了垃圾桶。
    “哎。”那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“想我风流潇洒,一表人才,学富五车,才高八斗,怎么会没人要呢?”
    这就是我们的主角——陈龙。一个只有专科文凭的大专生,他自从毕业之后连续两年了都没有找上工作。哎,一份钱难倒英雄汉,无论我们的龙哥再怎么英明神武,他还是解决不了自己面临着的重大问题——没钱。
    “哇,小丽啊,你今晚真是太漂亮了,要不一起……”一个坐在路边石椅上的男青年对身边的女青年说,还不忘在她的身上摸索着。
    “讨厌了,就知道占人家便宜。那么多人呢。”那女子娇声道。
    “哎,没有啦,那里有人啊,周围静悄悄的。”男青年道。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正要答应的女子看到自己面前走来了一个身穿浅灰色衣衫,胡子拉碴的大叔,忙道,“不要啦,真的有人来啦。”
    “什么!”男子显然很懊恼,站起身来目光射向那位走来的大叔。只见那大叔穿着一间浅灰色的上衣,蓝色的牛仔裤也已经泛白,膝盖上还有几个破洞,脚上穿着一双盗版乔丹,满脸的胡子,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修理了。手上还提着一个印有旺旺食品的塑料袋,显然是穷酸到家了。
    “喂,大叔,你在这里干什么呐,快走啦,走啊。”男青年道。
    没错,这位大叔正是我们的陈龙。
    “什么?大叔?”陈龙怀疑自己听错了,“你们继续,我路过一段时间。恩,继续。”
    “什么啊,快滚开啦大叔!”男青年有了些愤怒,显然是被某些原因给逼的。
    陈龙的火气也快冒出了头,今天他的求职很不顺利,去应聘个大粪工竟然要大专文凭,他也的确是大专,连年没找上工作的陈龙还小小的高兴了一下,即使是一个大粪工。但是下一句让他掉入了冰窖,他们要的是大专理科文凭。坏就坏在他是学语文的。他不明白,不就是掏一个大粪吗?为什么还非要理科。这让他憋了一肚子气,“小子,我告诉你,不要叫我大叔!”
    “呦,你还来气啊!”青年从腰间摸出了一把手掌大小的弹簧刀,在手中把玩着,“大叔,我最后问你一遍,你到底走不走。”
    “哼,小混混!”陈龙低声骂道。
    显然,青年听到了,“靠,你丫是真想死!”弹出弹簧刀就像陈龙小腹刺去。旁边的女子看到他所喜欢的男人这么英勇的风姿,两眼都快冒出小星星了。
    “啪”一声,弹簧刀已经斜飞了出去。男青年根本没看到是怎么回事,太快了,快到无法看清。陈龙又抬脚,对着青年的小腹就是一脚。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,小青年倒飞出了三米远,身子蜷缩的像只助手的大虾。还不停的发出杀猪似的吼叫。
    “哼,我最讨厌别人叫我大叔!”陈龙对着男青年道,转而又对坐在石椅上的女子摆出了一个“耶”的姿势,“其实我才25岁哦!”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女青年大叫一声,仿佛是个被乞丐大叔抢走糖块的小女孩那般,飞似的逃走了。
    “啊,哎呦,哎呦,混蛋,有种你别走,就在这等着。”男青年颤颤巍巍的站起来道。
    “哼,你叫我等我就等啊,白痴!”陈龙没理会他的话,提着食品袋向自己的住处走去。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,有些破烂的门被打开了,在打开的瞬间一股霉味儿就扑面而来。陈龙完全不理会这些,把食品袋一扔就躺在了床上。
    这里就是陈龙的住处,其凌乱程度堪比一个狗窝。报纸,臭袜子,脏鞋,脏衣服,没洗的内裤,吃完的方便面……全部被乱扔在这个只有二十平方米的小屋内。
    “哎,真的好惨啊!英明神武的我竟然混成了这等模样,无言面对江东父老啊!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。”躺在床上的陈龙想起了和他一起玩到大的兄弟,想起了大哥,小弟……很多很多的人,在不知不觉间,陈龙陷入了沉睡。
    只是一会儿,震天响的打呼声便响了起来。
    话说,我们的陈龙也是个可怜人。他出生在一个有些贫困的小村。字生下来就没见过父母,上面有个大哥,是他的奶奶辛辛苦苦的经他们哥俩抚养大的。还好,哥俩天生神力,在村上还没谁干欺负他们。但是陈龙还在上初中的时候他的大哥说是要外出打工,然后就再也没回来。
    高中的时候,他的成绩不算差,高考的时候打了512分,完全能上个不错的大学,但是,他的家里真的没有钱,所以才去了一个收费便宜的专科学校。年迈的奶奶将自己的毕生积蓄都掏了出来给了陈龙。陈龙在走的那天跪在地上泪流满面,哭的不成样子,眼泪鼻涕一大把一大把往下掉。真是闻者心酸,看者流泪。陈龙当年对年迈的奶奶说了一句话,“奶奶,等小龙有出息了,就回来看你!”
    年迈的奶奶含着泪把陈龙送到了村口。
    在学校的日子里,陈龙天天吃着咸菜馒头,一碗方便面都是在过节的时候才吃。他没少受其他同学的白眼。在离家很远的学校,陈龙没有回过一趟家,为的是省下车费。四年时间一晃而过,他终于毕了业。他开始满怀信心的走上社会,去找工作,但是一个专科文凭给他带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碰壁。幸亏他还有一身力气,靠着打打零工才勉强维持自己的生活。他已经有六年的时间没有见到儿时的伙伴,和自己的奶奶了。
    梦中的陈龙又梦到奶奶在为自己蒸着香喷喷的大馒头,又梦到了奶奶摸着自己的头一边一边的说着,“等我家龙儿出息了,找个好媳妇,买个大房子,再给奶奶生个大胖孙子……”
    梦中的陈龙,眼角流出两行幸福的泪。
清晨,几道亮光透过巴掌大的窗户找了进来。小屋最起码不是那么昏暗了。陈龙揉了揉眼睛及不情愿的起身了。
    “哈——”陈龙边走边打了个长长的哈欠。
    “哗啦”“哗啦”陈龙开始了翻找。
    “哈哈,终于找到了!”陈龙的声音当中有着一丝兴奋,只见他的手中多了一块镜子,一块只有半个手掌大小的镜子。
    “哇,镜子里这个大叔是谁啊?”陈龙有些摸不着北,“啊!!!!陈龙大惊,难道是我!英俊潇洒的我哪里去了,怪不得别人叫我大叔。只不过才一两个月没刮胡子而已,哎。”
    叹了口气的陈龙有开始翻找着自己的刮胡刀了。
    “哎呀,哎呀,哟——,哎呦!”陈龙一声又一声的大叫着,“这么钝了,哪里还是刮胡子啊,比拔还疼,算了。”
    “咕噜”几声,陈龙抹了抹已经干瘪的肚子,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吃什么啊。”
    “包子哦,包子,五毛一个……”
    “茶叶蛋,煎饼啊,茶叶蛋,煎饼……”
    陈龙的家住在云中市的贫民区,向他这种每天喂填饱肚子而奋斗的人不在少数。云中市虽说也是一个繁华的城市,但是,即使是在繁华的城市也会有贫民的。从家出来后,不过几分钟就来到了小吃街。
    “老伯,来俩包子。”陈龙对着一个卖包子的老伯说道。
    “好嘞,包子两个。”卖包子的老伯麻利的拿上了两个包子给陈龙。
    陈龙吃着包子开始拿钱,左翻右找,终于找出了一块六毛钱,把其中的一块给了卖包子的老伯。
    “哎,还真是惨啊。”陈龙一边吃着刚买的包子,一边看着自己手中的六毛钱说道,“如果再找不上工作,嘿嘿,那我就只能接着找。”陈龙就这么一直徒步走着。
    “哎,什么工作才会来找我呢?”吃完两个包子的陈龙又开始发牢骚,“可是,我这么和蔼可亲,平易近人,为什么么没人发现。”陈龙挠挠头蹲在了路边。
    “乞丐,给你。”一个路过的时尚女人看到蹲在路边的陈龙后,丢给了他十块钱。
    “嗯?”陈龙看着飘落下来的钱,在看向已经走开的女人,“喂,我不是乞丐,有钱就可以侮辱他人人权吗?小看弱势群体吗?不过这十块钱,算是我借你的。”陈龙飞快的将落在地上的十块钱塞进了裤兜。
    “看来得用点非常手段了”陈龙摸着下巴想着,“那应该去哪呢?酒吧?饭店?ktv?迪厅?好,去酒吧!”陈龙站起了身子,做了一个穷凶极恶的表情,向酒吧走去。
    “嗯,我走着去,是不是太远了啊?”陈龙想着,的确,酒吧离这是远了点,“哼,咱有钱了,打车去!”陈龙想到了兜里的十块钱,不禁滋生起一股有钱人的感觉。
    “哧”一声刹车声响起。陈龙打开车门就坐了进去。
    “去哪?”司机一看陈龙那寒碜的样子,不禁皱了皱眉头。
    “酒吧。”陈龙注意到了司机的变化。
    “那个酒吧?”司机道。
    “最好的酒吧。”陈龙瞥了瞥嘴。
    司机没有在说话,开始驾车。
    “怎么还没到啊?”
    “快了,快了。”
    半晌之后
    “到了吗?”
    “快了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到了。”
    陈龙飞快的跳下了车门,因为他刚才无疑中看到了计价表上显示的数字,脑门上出了一阵汗。
    “恩,这个,多少钱?”陈龙问道。
    “不会看啊,七十五。”司机答道。
    “哦,等等啊。”陈龙开始翻找,“先给你十块。等会。”
    司机接过钱,已经有些不耐烦了。
    “哎,你看,老陈,好久不见啊,德华。”陈龙瞬间满脸笑脸,看向司机后方,“没和星驰一起来啊?”
    司机有些奇怪,难道真的有大明星?好奇之下就扭头像后面看去。
    “没有啊,神经病!”司机底骂一句,“啊!人呢!靠,不给钱!”在回过头来哪里还有陈龙的影子。司机气的狠狠拍了一下方向盘后,驾车走了。
    “哦,天,总算走了,打个的这么贵啊。”躲在一个角落的陈龙说道,“哼,酒吧到了,开始我的事业!”
    “啊,什么!竟然不开门!”走到酒吧门前的陈龙傻了眼。
    “白痴,那个酒吧白天开门。”一个路人说道。
    陈龙那双尖耳朵捕捉到了这句话,他狠狠的握住了拳头。是的,他从来没有来过酒吧,因为那种消费他承受不起。
    “哼,谁说酒吧白天不开门!”陈龙回头对着那路人吼道。陈龙深吸了一口气,一拳挥出。
    “嘭!”一声巨响,酒吧门外的铁栅瞬间变了形。
    “嘭”又是一拳挥出,没内响起了叫骂声,“那个混蛋,想死啊,打扰老子睡觉。”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,酒吧的门打开了,出来一个只穿着短裤的年轻人,踏着个人字拖,肩膀上还有纹身,一看就不好惹。年轻人看了一眼被砸的变形了的门,怒道,“妈的,是谁!出来,看我不抽死你。”
    “是我。”陈龙的声音有些低沉。
    混混一看是个穿着邋遢的大叔,“干什么?你家孩不在这儿,门是要赔钱的。”
    “我是来收钱的。”陈龙还是那低沉的声音,现在听起来竟然有些压迫力。
    “钱?收什么钱!”混混有点摸不着北。
    陈龙走到混混身前,猛一抬头,“保护费!”
“哈哈哈,保护费?”年轻人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,“滚一边去,不想死的快赔钱走人。修理门要一万块,破坏我的睡眠要两千块,让我不高兴要两千块,没穿衣服,着凉了,要两千块,开门浪费力气要两千块,好了,一万八千块。赔钱。”
    本来是想来要钱的,没想道竟然反过来了。陈龙此时真是后悔啊,早知道就接着蹲在地上,既然有第一个十块钱,第二个还远吗。但是想要妥协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    “我不管这些,现在开始由我护着,快交保护费!”陈龙的声音有些强硬。
    “妈的。”年轻人暗骂了一句,对着酒吧里吼道,“都起来啊,有人收保护费啦!”
    “哗啦,哗啦”一阵响声,又从里面出来了六七个年轻男子。个个无精打采,顶着乱糟糟的头发,还不如一个鸟窝。
    一个小年轻拨弄了一下眼角的眼屎道:“大叔,你谁啊,保护费什么的别闹,快滚啦。”
    没想到要咯保护费竟然这么难,哦,不行,革命尚未成功,自己仍需努力。
    “哈哈,各位,咱们进去说。”陈龙走进了酒吧。
    七八个小年轻也进了酒吧,并且闭上了门。在周围看热闹的路人开始议论起来了。但多的是不看好陈龙。
    酒吧内
    “你们想让酒吧做大吗?你们想日进万元吗?只要每天我往外面一站,立刻就能实现,别还不信。”陈龙滔滔不绝的说着。
    “大叔,你好烦啊。快赔钱,不然别想走出这个门。”一个小年轻道。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陈龙笑了笑,走到酒吧的一个桌子旁,对着桌子就来了一拳。既然已经进来了,想退已经不可能了,索性让他们见识一下厉害。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二指厚的桌子已经被砸出了个大窟窿。七八个小年轻个个目瞪口呆,他们那里见过这么牛x的人物。
    “给,还是,不给。”陈龙一字一顿道。
    几个小年轻咽了一口唾沫。“妈的,会打桌子了不起啊,上!”几个小年轻提着酒瓶,凳子就冲了上去。
    “哎。”陈龙叹了口气,甩了一下他那有两三个月没洗的头发,“其实,我讨厌暴力。”
    酒吧外
    “快听,哎呀,多凄惨啊。也不知道是谁家孩儿他爹这么狠心。”
    “哎,悲惨,吼得真是悲惨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酒吧外的观众一个个的发表着自己的言论。
    酒吧的门打开了,观众们的议论戛然而止。只见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,昂首阔步的就这么走了。没错,是我们讨厌暴力的陈先生。
    围观的群众个个瞪大了眼睛,因为这让人难以置信。个个都挤在了酒吧门外使劲朝里观看。只见七八个小年轻都被堵住了嘴倒挂在天花板上。
    “太弱了吧,还没打过瘾,算我倒霉吧。”陈龙摇摇头。
    “来人啊,抢劫啊!快来人啊!”一个声音突然响起。
    “嗯,这个声音不难听,但是感觉年龄大了点,不过如果是个单身熟女也不错。”陈龙这么想着,“嗯,帮。”说完撒开两条腿就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开始跑。
    “大姐,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?”陈龙追上了正在追劫匪的女人。
    “啊,先,啊——”那女人年龄的确比较大,在四十岁往上,四十五岁往下,确实有种成熟女人的味道。但是看到胡子拉碴,穿着寒碜的陈龙,显然是吓了一跳,结结巴巴的说,“先生,我的包被人抢了,希望你能帮我拿回来。”
    “没问题,不过,请问有什么好处?”陈龙问。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那女人显然被雷到了,先问好处,“我可已答应你一件事,只要我能做到。”
    竟然这么说,包里的东西一定很重要。
    “好,看着吧,让你看看什么是超越刘翔的速度。”陈龙说完便迈开大步。
    那个女人真个都看呆了,太帅了!
    “嘭”“哎呀!”陈龙一个大翻身,摔在地上了,“谁这么没有功德心啊,乱扔香蕉皮。”起身又向前追去。
    站在原地的女人看着陈龙消失的背影,目光有些呆滞,轻轻的说道:“他,真的行吗?”
    “别跑,停下!”陈龙终于在几分钟之后见到了抢包的人。
    “靠,你让我停就停啊。你谁啊你。”小偷道。
    “我是你爸爸!”陈龙道。
    “我爸早死啦!”小偷不甘示弱。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陈龙顿时噎住了,看来只有追了。
    近了,近了,远了,近了,又远了,又远了些,啊,又近了……
    陈龙和小偷开始了拉锯战,一会近一会远。十来分钟过去了,已经跑了好几条街了,还没停下来。
    跑在前面的小偷眼泪都快流出来了,今天怎么这么不顺啊,这么能跑,“大哥,你别追了行吗?包我给你。”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愿意追啊,你,你也忒能跑了。”陈龙喘着气道。
    “哈——哈——,那,那我把包给你你别追了成不?”小偷开始软了下来。
    “那你把……把包给我。”陈龙道。
    “那……那……你还追不?”小偷问。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”小偷在听到“不”后,把包往后面一扔,继续向前跑去。
    陈龙一手接住了包,“不……不……追……不行啊。”
    前面小偷听了,眼泪都点下来了,“妈的,我造的什么孽啊!”
    陈龙瞅准机会一个飞扑,终于把小偷摁到了。一个耳刮子就扇上了,“哈,你爸爸死了,叫你死,死,死,见你爸爸去吧。”
    陈龙的巴掌有多大力,天知道,几巴掌下去,小偷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。缓了几分钟后,提着小偷开始往回走,“哎,太远了,走不动了,喂,你有钱吗?”陈龙问小偷。
    “有,有。”
    “那好,打个车回去。”陈龙道。
    小偷的泪顺着眼角就流下来了,东西没抢到,还得打个的给人送回去,估计自己是最窝囊的小偷了。
    坐到车上的陈龙舒服的喘了口气,几分钟的路,车停下后很轻易的找到了女主人。
    “小姐,你的包。”陈龙的动作非常绅士。
    “啊,谢谢你,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,我是德芙高校的校长,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。”那女人感激的说。

标 签

试试用"←"或"→"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(^o^)/

搜索
热门图片
最近更新

Powered By 五月天激情小说网:情爱小说,乡村小说,两性小说,出轨小说,欲望小说,性爱小说